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 > 关门打狗(下)

关门打狗(下)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黎小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“会不会陪葬?说实话,我真的不感兴趣。相较而言,我更想知道关门后,该如何打狗!”

    习朔君说的风轻云淡,笑意吟吟,众人听得心惊胆战,提心吊胆,唯有良子,环胸笑看这一场算计与反算计的戏码,腹黑与更腹黑的较量。

    “哦!对了!看你们行色匆匆,疾驰而过,身后也没有从人跟随,定是私自出城吧。既如此,我若杀了你们,又有谁知道呢?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习朔君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,透过那双充斥血丝的大眼,安步辽已经明确知晓此人绝非等闲之辈,她所说的,十有**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“我堂堂七尺男儿!不怕死!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赤域男儿的血性!但是问上几句,你怕像条狗一样死去吗?屈辱死去,却又不能置我这个罪魁祸首于死地,你死得瞑目吗?”

    习朔君的每一句话无疑是一把刀,狠狠凌迟了他的尊严,他的底线,甚至,他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死,我要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得活下去,哪怕是苟活于世,也要熬到我死的那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不能死。”

    见他已完全被自己控制心志,习朔君直起身子,对身旁的小厮轻言两句,后者点头离去,谁也不知所谓何事。

    “想活的,自报家门。”这句话,却是对那三个瑟瑟发抖凑堆的人。

    见识到习朔君的狠厉,那三个人自不敢再多言,一一照做。

    “我是康氏嫡系子弟,康典。”

    “流氏嫡系子弟,流厌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西氏旁系子弟,西庆。”

    听罢,习朔君忍不住多看了最后那个叫西庆的人,正待要多问上几句,之前遣出的小厮恰巧回来,将手中的宣纸和印泥递过后又附耳轻言。

    “西溪姑娘说,这四人里面有她家族的人,故而不方便露面,又说,不用顾忌,让姑娘只管好生教训,她亦厌恶这些个纨绔子弟。”

    朔君翻翻宣纸,仔细阅读后点点头,算是回应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撞了霍启的马,马下失蹄,致使他当场死亡,所有的一切,都是你一人的责任。这是认罪书,来,画个押。”

    安步辽意识混沌,恍恍惚惚地便按了手印,朔君见状收回认罪书,满意地扔掉了手中马鞭。杏眸一转,又看向其余三人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你们本也难辞其咎,我见你们暗下设套,互相伤害,索性便替你们做出了选择。你不说,我不说,大家都不说,霍启之死,便是他安步辽一人的错。你们,可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。”不仅没有意见,还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“这是关于今日之事的认罪书,你们签了,以后若是表现好,我便送还,若是存有二心,那也别怪我闹个鱼死破。”

    见他们签了字,画了押,朔君满意地将几张认罪书一并收回袖笼。思索着是时候放他们回去了,只是如此便宜他们,心中又甚是不自在。

    唯一看得过眼的,便是那几匹枣红色的骏马,习朔君敛敛眸,脑中瞬间闪过一个想法。抬首给仍旧站在一旁看戏的良子一个眼神,她当先翻上骏马,许是认主,烈马立即躁动嘶鸣,她也甚是冷静,直接提拳给了一击,后者立刻安分。她得意冷笑,意有所指地开口:“就是这么简单粗暴!不仅可以训马,驯人也很有效!”

    看着马上恣意不羁的习朔君,良子的眼睛便再难移开,愿牵牵绊绊,一生一世,从此,她身边的一尺三寸地,便是他的世界。

    紧跟着她的步伐,良子翻身上马,扬起马鞭,落鞭,马驰,一切行云流水,只是转瞬之间。

    冷咧的西风中,他听见她娇俏的笑声,整个人,活泼可爱,便如一只刚刚挣脱笼子的小鸟,这样的她,是以前从未知晓的一面

    那几个纨绔子弟的马果然是好马,不到一个时辰,习朔君和良子便看见了王都的轮廓,苍茫灰褐,乍看便像历经沧桑的朽木。

    顾及到这是别人家的马,万一不幸被别人认出,那可就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,故而两人早早便扔了马步行进城。

    赤域的王都处于整片绿洲的中央,气候适宜,水源充足,是整个西部环境最为舒适的地方,也是赤域的政治,文化中心。

    整个王都,只有三类人,或者说,是三个大族,西觜族,西娄族,西参族。这三个宗族的人,身份高贵,能力非凡,是众所周知的贵族阶级。做什么样的事,便处什么样的位,享受什么样的待遇,这是赤域上上下下心照不宣的等级原则,故而几百年来,人们对于这样的安排并未有太大的非议,即使到了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的地步。

    除了森严的等级制度,赤域的另一大特色便是政治与宗教的融合,长期以来,政治庇佑宗教,宗教指引政治,两者已紧紧联系,之间的利益关系更是盘根错节,缺一不可,又相互牵制。与之相呼应的,便是王都的两座标志性建筑,王宫和神殿,前者宏伟壮观,后者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看到街上空荡冷清的光景,习朔君很难想象这里竟是王都,一个国家最核心的存在,不禁又联想到京城,京城的夜晚有多繁华,她此时的内心便有多沉重。

    在王都,被神权笼罩的氛围更加明显,家家户户门前都有神翕,一路上看见不少人在神翕前念念有词,似在祈福。看得越多,习朔君眉头皱得越深,就这样平凡简单的一幕幕,堆积起来,便可以看见社会的本质,看见这个国家的本质。

    用虚无的幻想控制国人,麻木国人的思想换来的安定统一,这是习朔君不愿意看到的,也是不屑的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中,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人民,统治者最应该顾及的也是人民,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说得便是这个道理。故而,人民是主人,而不应该是奴隶,无论是**上的,还是精神上的。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