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 > 瓷碎瓦全

瓷碎瓦全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黎小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后顾之忧得以解决,习朔君心中总算有了着落,本想平平淡淡在小城过除夕,但考虑到皇嗣之争还未落下帷幕,而年后的达慕大会注定会是一场激烈角逐,所以只能颇为无奈地踏上征途,计划在年前抵达赤域的权力中心王都。

    至于司中杂务,事无大悉以交代给页真全权打理。她一走,西溪自然半刻都待不住,简单收拾行装后也一同北上。

    这年腊月二十一,第一场雪刚刚抵临小城,纷纷扬扬了整个早间,众人饭后才发现积雪足有两寸,也不敢再耽搁,指派几个小厮匆匆忙忙将行李装车。

    习朔君裹着厚厚的白裘披风,迎风踏在雪地之上,亲自站在马车间督工,说是督工,其实不过打着幌子偷瞥街道的尽头。

    见她在雪地里搓手打转,一旁搬运箱子的良子皱起眉头,抽身朝她而去,随手还顺了一顶绒帽。

    “姑娘,外面雪大,先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就在这里转转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习朔君摆摆手,示意他不用搭理自己,视线直接透过他的肩,继续伸着脖子翘首以盼。后者知道扭她不过,便伸手替她拂去头上的雪粒,并戴上了那顶绒帽。

    便是在这时,只听

    “嘭!!”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最远的那辆马车前掉落几个木箱,一应杂物滚了满地,其中有一个木箱里还装了珍藏的瓷器,本打算进王都后作活络人脉的礼品,如今碎成残渣,甚是可惜。

    “谁这么不小心!!”大总管见状倒吸一口凉气,当即喝道:“关键时刻掉链子,真是平日对你们宽松惯了,今日我非得揪出这个人!”

    满脸怒色的大总管蹭蹭蹭地便向那边冲去,这边几人怕出什么乱子,故而也一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平日里散漫也就罢了,今日也这么不省心,好好的吉日,生生地被你捅出个岔子!知道这些瓷器”

    刚接近人群,朔君便只听见大管家刻薄的训人声,她微微蹙眉,站在人群的最外围,拉着人随口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那人只当是哪个小厮询问原委,随口便答道:“他呀!搬个东西也手笨脚乱,刚才不知想些什么,走得好好的,忽然被横梁绊了脚,这不,一连祸害了几个木箱。”

    知晓真相的朔君再未多言,瞥了眼局面后便转身准备离去。她不觉得这个笨手笨脚,粗心大意的小厮有多可怜,弱者自有弱者的生存之道,在一行理应谋一行事,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,红月又留他何用?

    “小人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央忽然传来那小厮的声音,淡淡的,低醇如山中酿酒,回味无穷,使人久久醉于其中。

    “一个意外换一个好兆头,还请大管家能原谅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好兆头?”大管家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瓷碎,可不就是辞岁。辞旧迎新,岁岁安好,大家伙评评,这是不是好兆头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人群纷纷叫好,风向立刻便倒向了那小厮,大总管的脸黑一块,红一块,好不精彩!

    “哼!巧舌如簧,油嘴滑舌!我们红月供不起你这尊大神,如此口才机变,不若另寻他处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清澄而自带威严的女声及时阻止了这场闹剧,众人回首望来,却是去而复返的习朔君,红月商司的掌权人阿月姑娘。

    “阿月姑娘。”

    大管家当先行上一礼,不卑不亢,进退有度,倒是令人挑不出任何毛病,朔君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,但耐不住心中发痒,最终还是将视线投放在立于人群中央的焦点人物。

    “能有如此机变,倒不失为一个人才,反正也没犯下滔天大罪,索性再给他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阿月姑娘开口,小人自当遵从,只是此人如此冒失莽撞,恐半路上给姑娘添麻烦,难当大任,不若留在商司,也可好好磨练一番。”

    习朔君戏谑地看了那小厮一眼,后者也不加示弱,趁着抬眼狠狠戏谑了回来,这下换朔君不高兴了,偏过视线决定放任不管,就让某人自生自灭。

    “大管家有所不知,这趟远行,还真是缺不了鄙人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不只是大管家,就连周围的吃瓜群众都成功被他勾起了兴趣,暗自想着他会有什么过人之处?

    唯有习朔君最为淡定,同情地看着这些无可救药的世人,抚额轻叹,她已经能够想到这些人被某只狐狸耍得团团转的场面了。

    “司中有一匹马,一食或尽粟一石,乃是世人常称赞的千里马。俗话说,世有伯乐,然后有千里马。若没有鄙人这个伯乐,此马虽有千里之能,食不饱,力不足,才美不外现,只能辱于奴隶人之手,骈死于槽枥之间,岂不辜负此良马。”

    “司中有千里马,我如何不知?”

    “非伯乐者,策之不以其道,食之不能尽其材,鸣之而不能通其意,自是不闻不识不相知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你倒是说说,哪匹是所谓的千里马?”

    “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,再具体些,鄙人就无法告知了,毕竟,还要凭此斗胆接重任呢!”

    说的玄玄乎乎,半隐半明,这下周围群众不乐意了,见他欲收话题,急忙追问道:“既是千里马,可与寻常马有何不同之处?”

    “此马胸怀大志,妄图走遍四海八荒,故而吃得多,又心思玲珑,精谋巧计,未行已算计好每一步路,故而跑得又远又快”

    见某人时不时地看向自己,似笑非笑,习朔君狐疑,将他的话重新再过一遍脑,忽而灵光一闪,尽数连成一线。敢情这厮又拿自己寻开心!

    她苦笑不得,立马出来打哈哈:“我看这马伯乐倒有几分才能,反正多他一个不多,少他一个不少。”

    习朔君开口,其他人自是不会多言,某只狐狸笑得贼兮兮,岂料下一刻便

    “这一路上定是没有新鲜马草,不若运上一板车,就由这个小厮全权负责。既是马伯乐,想必最是心疼这些马,一定会好好照顾马草的,对不对?”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