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 > 阁主驾到(上)

阁主驾到(上)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黎小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翌日,域阁和红月商司建立合作关系的消息便传遍西奎族上上下下,只不过,民众关注的重点并不在红月商司,而在那个据说风流倜傥,玉树临风,貌若潘安的美男阁主,向来神出鬼没的人,据闻今日会亲自前来红月。

    会客厅里,红月商司司主页真正襟危坐,高高端坐在厅中上位,只是他焦躁不安的远眺暴露了此时的紧张情绪。他不明白,对于这种司中大事,习朔君向来独当一面,亲力亲为,但今日,她却将如此要务全权交予自己!

    页真的身旁仅有一名小厮,恭恭敬敬地负手立于原地,纹丝不动,且面无表情,宛如一尊木雕。除此以外,厅内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正忖度间,厅外忽然传来整齐稳健的脚步声,不多时,五个姗姗来迟的男人迈着干练的步子出现在门口,三步作两步,不消片刻便站在了页真的面前。

    站在中间的头目戴着特制的鎏金面具,看不清具体容颜,但仅仅通过一双眼便能让人了解此人脾性。只见露在空气里的那双凤眸环视四周,随即微微眯起,气势凌人,周围的气氛瞬间冷却三分。

    页真猜测恐是厅内人员寥寥,这位大人物觉着失了脸面才不郁,故而急忙先开口解释道:“阿月姑娘说和先生是故交,素晓先生不喜欢热闹,故特意叮嘱一切从简。”

    听罢此言,某人更觉不高兴,甩袖只问一句: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页真仔细回忆一遍朔君吩咐的言辞,然后一字不差,有模有样地说来:“昨日夜感风寒,身体不适,此时应该卧床在房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心虚的神色,班皪隐约摸出些头绪,十有**是习朔君寻了个借口避开自己,心中着实五味杂陈,仿佛又回到了当初。

    “这些是红月商司近几年的账务收支簿,人员登记簿,以及关乎红月经商走贸的内部档案。”

    页真拿出一摞蓝本笔记,及时扯开了话题,也缓解了之前尴尬的氛围。被这么多双视线盯着,班皪只得憋着一股气接过,一目十行,只是越看越觉气不过,更多的,是自尊受挫却又无可奈何。他烦躁地将手中笔记扔给后面的跟随,兀自在厅内的木椅上坐下来,留下其他人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班皪的语气,平淡无痕,轻言细语,宛如一朵云飘在众人的心头,差点便要被蛊惑去。听他的语气并没有愠怒的意味,众人心中稍微松了口气,也不敢多加妄言,中规中矩地开始讨论合作事宜。

    所谓的“谈合作”,也不过图个形式,所言寥寥,再者正主兴致缺缺,全程半闭着眼,不发一言,便是一尊活阎王。页真再好的兴致也提不起来,送走这些人后也意兴阑珊地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司主,阿月姑娘有话嘱托。”

    页真顿住脚步,回头发现说话的正是习朔君派来的小厮良子。

    “且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阿月姑娘说,她亦有些许事情麻烦西小姐,知晓司主近日去神殿,故而想搭一趟顺风车。”良子面无表情地站在原地,一脸冰渣,继续机械般开口:“她还说今晚会在酒楼开一桌筵席,宴请了西奎大族和红月部分合作伙伴,嘱咐你务必到席。”

    “她说的,我自是没话反对。”今日本就碰了一鼻子灰,如今又对着小厮的冷脸,页真不自觉便将罪推到了习朔君的身上,说话的语气也有些冲。

    “阿月姑娘一直心地善良,宽宏大量,处事虽然个性不羁,但始终坚持原则。若没有她,仅凭你父亲在司内的仇家,都不会让你苟活到今日。”涉及到习朔君,良子的表情终于有了波浪,毫不掩饰语气中的不满与嘲讽。

    “树倒猢狲散的道理,本司主自然明白,也深深感谢阿月的大恩,一直恭敬有加。倒是良子你,教训人之前还是先看清自己的模样,咱们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一头狼,随时可能反扑,而我不一样,我始终如初,绝无二心。”

    “哼!好听的话,谁不会说?”页真直接一个白眼翻过去,半晌似是想起什么,勾起一抹笑,道:“你也不过是出于私心罢了,也不见得多高尚。”

    “私心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若是换一个人,你还会说出相同的话吗?”

    良子果然愣在原地,页真见状冷笑,迈步向院内而去。前者急欲争辩,奈何临到口边的话,愣是一句也卡不出来。

    或许,他说的也是真的

    红月商司附近的一家酒楼里,歌舞升平,装饰华丽的大包间里,水晶珠帘逶迤倾泻,帘后,有人披纱抚琴,指尖起落间琴音流淌,或虚或实,变化无常,似幽涧滴泉清冽空灵、玲珑剔透。宴会进行的热闹而流俗,丝竹之声不绝于耳,席间觥筹交错,言语欢畅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在坐之人皆是各族中的佼佼者,虽端着不容置缺的贵族架子,但难得寻到机会聚众狂欢,而且今日还有机会攀到传说中的域阁阁主,众人脸上难掩喜色,皆是笑得甚欢。

    页真毕竟是名义上的主子,故而便正襟危坐在上首,而这次宴会的东道主习朔君却只偏安一隅,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独自品茗,笑看众生饮酒作欢。

    众人正乐,也并未注意到一个端酒小厮何时溜进来,然后又如何驻足在某个阴影下。

    “禀阿月姑娘,赤域阁适才返还帖子,言阁主有事耽搁,今日不会赴宴了。”

    习朔君淡淡地点头,面不变色地继续把玩手中的杯具,翻翻转转,反倒被勾起一抹愁绪来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也不过是自作自受罢了,习朔君摆摆头,挥手示意小厮告退,至于刚才的一番杂念,一笑揭过。

    即使掩盖在阴影下,某人还是被一些人惦记上。

    “红月商司司主果然气度不凡,后辈翘楚啊!只是鄙人听闻司主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,在此特请这位页姑娘的安。”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