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 > 嗜血绝杀(下)

嗜血绝杀(下)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黎小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后半夜,大雨重新浇洒大地,来势汹涌,只听外面雷声凄厉,响彻大地,瞬间便将本就浅眠的习朔君惊醒。习朔君静静地躺在木床上,凝神屏息细听,忽而杏眸一缩,整个人如同一只惊弓之鸟,警惕地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强敌来袭,她不敢有半刻犹豫,草草地将亮竹塞进被窝里,重新穿戴好衣物,毅然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雨声淅沥,雷声霹雳,在闪电的光线下,习朔君看到一群黑衣人凭空出现在院落里,整齐划一,也不知来了有多久。似乎没有料到她会走出来,那些人眼中不约而同地流露出惊诧的神色,闪电过后,他们手中的刀还能反射出金属的光泽,柄处雕着一记赤红色的麒麟爪,却是昭示着死亡的印记。

    又是一记闪电划下,朔君放眼望去,果见当先一人便是那名戴鎏金面具的黑衣人。还是那双勾人的凤眸,但这次,他的眼里充斥着嗜血的杀意,冷寂了整片天空。

    黑衣人也有些无语,他们正准备行动,却不想门忽然从里面被打开,要刺杀的人已经自发走了出来,而且,此时正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他们。眼底没有诧异,平淡冷静,就如冰下的水。

    “班皪。”习朔君没有迟疑,声音清冷,吐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对面的那帮黑衣人有些愣神,面面相觑,只有中间那位反倒比别人更加平静,他嘴角轻勾,眼里闪现出更浓的杀机,只听他说:“杀。”

    得到命令,旁边的黑衣人敛下心中层出不穷的想法,几乎是立刻出手,卷着风声,夹着雨滴向这边狂奔而来。劲风十足,将四周的花草树木逼倒,门窗吱呀,满院都或多或少受了影响,可唯一不变的,便是他们的刀锋指向的人,习朔君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逼近,习朔君冷冷一笑,冷静地站在原地,暗自积蓄着内力。待那边黑衣人快到的时候,她忽然左脚一瞪,整个身子借力向上腾去。那帮黑衣人也是身手不凡,见状也立刻改变方向向上而去。岂料那习朔君在半空中忽然一个旋身,整个身子迅速翻转到与地面相近的角度,又是几个旋身,恰好便将腾上来的几名黑衣人踢出老远。而她,没有丝毫受伤,右脚落地,此刻已经飘落至院落正中。

    那是一幕如何惊心的视觉盛宴,只见大雨淋漓下,唯她裙摆飘摇,长发飞扬,如同九重天上的仙人。众人想,若是没有涉及政坛黑暗,恐也是位倾城妙人,也不会落到今日处境,红颜将陨,可叹可息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解决了几个,但习朔君的周围,还有七名黑衣人加一位头子,这依然是一个令人没有把握的数字。黑衣人分散在她的四周,迅速包围了她,然后再次发起攻击。七名黑衣人从各个方向袭来,习朔君被困在中间,被迫处于守势。虽然这并不会威胁到她的性命,但着实太耗费体力,让她待会怎么和那与自己旗鼓相当的人斗!

    第三次攻势发起时,黑衣人那边便只有三个跑腿的,习朔君下意识抬头望天,上面依然是雨幕蔽天,黑漆漆一片,不禁心中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带人偷袭,那名戴鎏金面具的黑衣人在习朔君心中已经算是缺德,岂不料,事情远没有那般简单,他似乎怀揣滔天恨意,竟然在第三次围攻时,连同三个小跑腿一起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习朔君暗自咬牙,心中已经将这人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一遍。

    四人同时出手,习朔君可谓毫无还手之力,只能尽可能地逃离,以避免伤到自己。可逃离也会被人堵,不消片刻,习朔君便被逼入绝境。

    “朔君!”

    空中突然响起一声厉吼,此时风声狂卷,竟惊醒了沉眠许久的闷雷,只听轰然一声,闪电又现,天际陡然被撕裂成狰狞的模样。

    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习朔君心中陡然一松,嘴角轻勾,挑衅地望向那黑衣人。而对面的人看到之后,心里顿时憋上一口气,冷笑一声,想也没想,陡然便祭出一掌,掌风凌厉,至少用了八成功力,中者绝对不死也是重伤。

    危险在即,损失最小的方法便是与他对掌,受些轻伤总好过些。习朔君微微愣了片刻,忽然身子向下缩一截,这样就避开了致命一击,但也就意味着生生受了那一掌。

    所有人呼吸都一窒,惊惧地看着这一幕。习朔君吞下喉头涌起的腥血,似乎感觉不到肩头被拆卸的痛感,她只愣上几秒,然后伸出另一只手,在黑衣人落掌的下一刻抬手摘掉了那鎏金面具,快速而坚决,待那人反应过来,面具已经被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世界仿佛在此刻静止,习朔君再次咽下喉头涌起的鲜血,风轻云淡地开口:“果然是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”

    班皪似乎在说什么,但习朔君半个字都没听到,她只感觉一阵头昏眼花,比先前在暗道里的昏眩感更痛苦万分,不知在什么时候,她身子一歪,昏倒在一个健实的怀抱里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赫落和沈珞看见这一幕顿时红了眼,厉吼着便向班皪呼啸而去,杀气毕现,再次引起天际一声闷雷。

    那边杀气腾腾的盛气逼近,旁边的三名黑衣人面面相觑,下意识偏头,却见班皪手中托着习朔君,仍然处于发愣之中,似乎还未从刚才的变故中走出。不敢去打扰主子,他们握紧双拳,急忙去接那边直要人性命的杀招。

    一声闷雷落下,院落中的班皪忽然抬首,瞥见那边的殊死搏斗,不觉皱眉。他缓缓站起来,将习朔君轻轻平放在地上,转身便腾跃而去,和盛怒的赫落撕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天际已露出鱼肚白,可雨似乎下得更大,在地上砸出响亮的声音,又混杂着地上的血水向四处流去。空中缠斗依旧血腥暴力,那是一场力量的拼搏,是注定没有终点的较量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