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 > 乘胜追击

乘胜追击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黎小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平日里冷肃的刑堂已是乱成一锅粥,三公去了一公,人证物证也是恍惚的便如空穴来风。知晓此事难以继续,班叔轻咳几声,踱着步子从屏风后走出。

    “此案疑点重重,朔君怕是为有心人所害。招待盟主不周,班朝有愧!”

    不如堂上其他人的震惊,朔君很平静的点点头,回道:“受一点委屈没有关系,毕竟臣也有收获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何获?”

    “其实臣和林桃确实见了面,只不过所谈却并非而是当年林茵之案,通过交谈,臣得知当年与林茵谋划谋反的并非只有金项。”

    当时的林茵案可谓“铁证如山”,但当时知情人却明白,其实金项在行刑前便自杀,到底是畏罪自杀,还是被杀人灭口,恐怕又另有隐情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?”班叔尖锐的眼光扫过众人,有些担忧,有些愠怒,有些震惊。

    “刑部对案宗的管制甚严,当初金项和林茵私潜刑部,被人当场抓获,而偷看的案宗成为谋反的物证,这点毋庸置疑。但真的只有她们两人吗?会不会存在第三个人警觉后提前离开?事实上,当时确实有人曾看到朱给出入刑部,时间恰巧便在两人抓走之前不久。只不过,那人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!死无对证的事情,你说来又何用?”戴汾顿时心中松了一口气,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别急,这只是其一。”习朔君冲戴汾讽刺一笑,让后者直觉毛骨悚然,目光凄然,她却仿若未见,平静地继续开口:“其二,金项在行刑前几天便在刑部大牢畏罪自杀,而当年替他验尸的仵作却说他是服毒而亡,那毒药从何而来?又很恰巧,在金项自杀的前一天,朱给曾去刑部探监。”

    “都说是前一天,那干朱给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戴大人,我请你吃一顿饭,也能保证你三天之后毒发身亡,你信否?”

    “你”戴汾憋不出话来,只觉心中怒火狂窜,又夹杂着丝丝担忧。他知道,朱给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其三,林茵曾经的侍女锁儿交代,当年林茵的信不止这么多,除了金项,她还曾多次给朱给写信,只不过这些信件后来都不翼而飞。”

    “来人,宣朱给受审!”班叔的脸色有些差,说话的语气更是怒气毕现。他简直不敢相信,若习朔君的推测为真,他竟是容乱臣贼子在眼底苟活多年!

    “皇上,这朱给乃戴汾心腹,你看”习朔君不忘良机,趁着班叔犹豫的片刻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皇上,此事绝对与臣无关!臣愿意请旨亲查此案,以证明自身清白。”戴汾心中一惊,暗觉不好,便立刻老泪纵横,晃荡着身子就要跪下。

    怎么说也是年过半百,朝之肱骨,班叔挥挥手,示意旁侧狱吏将他扶起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三天之后,希望爱卿能给朕一个好的答复。”班叔点头,语气在“好”上特意加重。堂上难得安静,班叔环视四周,良久对习朔君道:“朔君是如何得知这些秘闻的?”

    语气里的猜忌轻易便被习朔君察觉,这本是意料之中,她不言,而是从袖里掏出一卷白纸,摊开在众人面前。那是一张女人面像,美则美矣,只是给人以“艳”的即视感。

    众人已是一阵唏嘘,而反应最强烈的,当属那个客栈小厮孙四。他一扫先前阴霾,激动地看着那副画像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?”察觉到孙四的异样,习朔君将画像移近几分,颇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昨天还看见过她!”孙四扯了扯衣领,就着手背抹了把汗后道:“这女人刁蛮得狠,拿着几个破钱想在醉香居闹事!嘴里还嚷着会与戴大人在二楼相聚。”

    “瞎扯!我怎么会与这等刁妇碰面!”孙四话音刚落,戴汾已扯着脖子申冤,先前盛气凌人的气势找不到半分踪影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是她?”

    来自上位者的霸气终于震慑到孙四,他眉间紧蹙,说话也开始畏畏缩缩。

    “是是当时还有很多人围观,他们都看到了”

    “锁儿确实未死,她在有心人的帮助下活了下来,一直隐匿于民间。我和林桃所知晓的秘闻,都是她捎信给林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戴汾,此事你又作何解释?”班叔板着脸,紧紧盯着堂下那个背影有些佝偻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臣这几日除去上下朝都未曾出府,更遑论与人相聚!皇上明察啊!”意料到皇帝的猜忌,戴汾反倒冷静下来,理顺了前因后果,冷静辩解。

    “那”班叔良久才吐出一个字,却又没有了下文。就在堂下其他人议论纷纷时,他再次发令:“此次差点致成冤案,与那些奸贼小人脱不了干系。传我旨意,全力追捕锁儿,连同林桃,玉林营营长一起处斩,以儆效尤,监斩官及相关事宜就有托于朔君处理。至于朱给,便交由刑部和戴汾审理,三天之后务必出结果!”

    惊心动魄的场景令班燊多少有些心力交瘁,但心中万千的疑虑让他撑着找上了正要离去的习朔君。

    “朔君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觑,戴汾这次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失掉了朱给这个左膀右臂,他以后的路恐怕很难走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除掉了小兵,却留下大将,你不觉得很可惜?”习朔君倚靠在车壁上,勾唇笑问。

    班燊摇摇头,思索了片刻后道:“仅凭今日之事,你除不掉戴汾,若强行走下去,反而很容易让父皇怀疑到你身上。如今你成功的让父皇对戴汾生了疑,更值得称赞的是,你逼戴汾亲手将朱家送上绝路。既不用寻证据,也令戴汾陷入众叛亲离之地。”

    习朔君不语,只盯着他一昧地笑,神秘妖冶,良久她直起身子,伸了个懒腰后走进自己的马车。

    “你未免想的太多了,这件事情能有如此结果,完全在我的意料之外,毕竟我的本意只是避祸。”

    班燊在风里站了良久,他盯着马车离开的方向,目光晦朔难明。

    人常言,世事难测,可他们忘了,事在人为。难测的到底是事?还是人呢?

    布置完后续事情,班叔方面色凝重的离开刑部。此时已是正午,今天的日头似比前些日子还毒,宫里走动的人影稀少,让人升起一股烦躁感。

    待班叔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养心殿时,却发现殿内书桌上放着一个小折,镶了金边,右下角处赫然印着他最熟悉的妍草图案。他黑眸一缩,挥手摒退了殿内宫女太监。待室内一片寂静后,他才放心的、如获至宝的打开那个折子。

    妍草,是当年妍妃萨颜最喜爱的植物,也是他和那个人的约定。或许,这是他自妍妃死后,每日最深的期盼。

    看完折上内容,班叔目光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,良久后,他的目光如初,幽深似看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“来人,今晚宣令妃入养心殿侍寝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显得沧桑无力,可在准备传旨的小太监心中却搅起了波澜。自元晋朝以来,除了当年的妍妃,不论嫔妃有多受宠,还没有谁能来养心殿侍候,难道一切真的要变了吗?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