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 > 东宫有路

东宫有路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黎小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赤域的危机还未解决,京城又遭遇了严重的治安问题,一时闹得人心惶惶。京城也不像以前那般热闹,与其将自己曝于危险之中,人们更愿意安安稳稳地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接二连三的事情,令皇帝班叔颇有些头痛,命还在周县查案的班燊立刻赶回,着手先调查这件案子。

    次日,远在西方的赤域都城谣言四起,大抵是违约会触犯神灵,赤域定遭天谴。果然,九月五日,供这片绿洲生存的河流断流,流言一时更甚,已严重危及社会治安。

    赤域本就是个极为迷信的国家,眼见谣言和现实不谋而合,赤域王不得已,急忙派使者携贡品赶往班朝。神奇的是使者刚刚在众人的目送中离开,那条河流也重新流淌。

    班朝能不费一兵一卒解决冲突,最大的功劳自然在习朔君身上。

    兵部最终重议案,五千军士照常驻守,随时待发,另派遣一部分人前往赤域散播流言,并在河流上游截流。赤域是个极其迷信的国家,此举无疑击中他们的弱点,自然是势在必得。

    消息传回京城,班叔龙颜大悦,赏了很多贡品进习府,并在朝堂上大肆褒扬了习朔君一番。这一番创举,着实令朝中官员刮目相看,有些甚至已经接纳了这名半路杀出来的女官。

    至于正主习朔君,才刚下朝便被太子班燊派来的人接去了东宫。

    临水小亭,典雅古朴,四周雾气缭绕,飘飘然如遗世独立。亭里,有两人相对而坐,男的俊逸,女的倾世,绝世佳人是也。晨曦渐升,水面粼粼,这世间一隅,宛若是从画里走出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本来烹茶只是闲来无事,用来打发时间的,没想到会被朔君姑娘放入眼。若真能用这烹茶技术换美人相随,那也不枉孤花费了那么多时间。”班燊抿着香茗,浅笑道。

    环顾四周,习朔君苦笑不得,面前人嘴里说要授予自己烹茶技术,可茶具都不备,你这是烹得哪门子茶?

    朔君心中腹诽,但面上却依然毫不改色,很是满意的笑道:“太子抬举了,既然有人要教,朔君自然不会错失良机,”

    “你也挺鬼灵精怪的,竟想得这样灵巧,也难怪罗立听不懂。不过,你似乎把他气的不轻。”

    “非是鄙人知音,岂又会理他是否生气。”习朔君抚摸着木桌桌沿的雕花,语气里突现一瞬的惆怅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孤是有幸成为你的知音了。”班燊是个多么善察人心的人,自然很准确地把握住她的微变,适时的调整气氛。

    “和我这乡村野丫头交知音,太子不觉委屈?”习朔君浅笑抬头,视线直逼班燊的眼眸,没有错过他眼底的任何一丝眼色。

    “不觉!”班燊知晓她的用意,很配合地对上她的视线,坚定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你是那种笑里藏刀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习朔君对于笑里藏刀这个词并不反感,反而大方接受,并不忘奚落回去。

    这种和谐安谧的氛围让习朔君很是受用,因而也便耐着性子和班燊闲扯,如数家常,不知过了多久方把话题引到正事上。

    “周县那边的调查毫无进展,先前的线索也都是有人放的烟雾弹,父皇催的又有些急,现在孤也没有什么法子了。”说出这段时间困扰自己的烦恼,班燊顿时感觉心中轻松不少,浅笑的看着习朔君,道:“你觉得这次的暗杀,和上次周县的暗杀有没有什么联系?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结成同盟,朔君换了种心态,表情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无论他们有没有联系,都没有要杀我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何出此言?”?班燊皱起眉头,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第一次和我交手的黑衣人武功不弱,但一直不肯主动攻击,只是一昧在拆我的招。第二次在京城主街大打出手,你不觉得这种做法很蠢吗?而且,他们都没有下死手。”

    是的,前几日的那场暗杀中的黑衣人没有下死手!记得那日他的状态有些差,很是疲倦,而且看到班皪和那名女子平凡的点滴,心里更是复杂,交手很是心不在焉。可即便是这样,自己也没有受一点伤。所以,与其说这是暗杀,不如说是一次试探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便有些奇怪了。”班燊点点头,忽而似又想起什么,问道:“听说当时班皪也在?”

    想起班皪那厮真的扔下自己跑路,习朔君心底一阵咬牙切齿,语气不善的开口:“别跟我提那厮!”

    习朔君并未察觉自己的语气有什么不同,倒是班燊第一次见她这副小女人的模样,竟有一刻发愣,良久方安慰道:“当日之事孤也听说了,作为他的哥哥,孤代他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反正他也不会武功,留在那里也是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武功?怎么可能!三弟的武功在几个兄弟之中算是最好的了。”班燊似听到了极大的笑话,毫不留情的揭穿自己的弟弟,然后满目含笑的盯着对面人儿的表情。

    习朔君良久才消化这个诡异的事实,忍不住抽抽嘴角,一双杏眸里几乎快要喷出杀人的火光。

    班皪,很好,你给我等着!

    “班皪性子安静,平日里便不喜言语,可能下意识地不想惹上麻烦,还望朔君姑娘见谅。”

    听罢此言,习朔君又有些无语,就自己所见所闻,似乎班皪不是他嘴里的那种人!难道哥哥对自己的弟弟都不熟悉?

    她狐疑,却忽略了他们都身处帝王之家,皇家无情,哥哥和弟弟不过是一根破线罢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杯中的香茗已尽,班燊放下手中瓷杯,端过桌上银壶给自己添茶。这是备用的冷茶,味道自不比先前,但为了方便两人谈话,他已将东宫小厮尽数遣走,此时也只能将就着喝冷茶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你不会喝冷茶。”看到班燊蹙眉喝完杯中冷茶,朔君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,我们总会身不由己,要生存,便要懂得接受,无论我们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换成是我,若不喜欢,便绝对不会去碰,哪怕自己濒死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习朔君坚定的相信着自己的信仰,那种倔强,令身为男子的班燊都感到不如。

    但后来,当习朔君再回忆起这段对话时,才发现,原来班燊的此番话也是对的。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