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 > 一介女官

一介女官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黎小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半个月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在未能真正接触到兵部要事的这段时间里,习朔君反倒觉得莫名的轻松。平日里闲来无事便会去茶坊品茶,去酒楼听说书,去京郊游玩当然,如此惬意的生活在八月的最后一天,朔君正式入兵部的前一天,以左若明之子左儒的到来告终。

    直到见面才知道,原来左儒竟是个比自己还小的毛头小子。那日他身着锦服,头戴玉冠的出现在习府正厅时,惹得朔君忍俊不禁,习昭更是一口茶直接喷出来,坐在椅子上笑得岔不过气来。左儒是左丘明的独子,听说个性极其顽劣,偏着左丘明还宠。许是娇生惯养,那白净的脸上还有着明显的婴儿肥,让人忍不住想掐上一把。稚嫩的脸庞与成熟的衣着简直百般不搭,连一直对外在不甚看重的习朔君都有些汗颜,连忙让小厮给他准备个房间,待换一身衣物后再谈正事。

    “竖子!为什么会耽搁这么久?”习朔君故意板着个脸,决定先和他开些玩笑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怪我!谁让老头子给的盘缠不够,我才只吃了两顿饭,钱袋就被花得空空如也!最后还得自己走过来,你竟然怪我”也许是后知后觉,左儒忽而觉得有些心虚,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能吃啊!”习朔君抽抽嘴角,已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左儒极其尴尬的干咳两声,眼珠一转,遂又开口:“虽是如此,我还是有所收获的!这一路上我可是听说了太多关于你的传说,比如厚着脸皮赖在周县不走”

    见事不妙,习朔君立刻打断了他的话,幽幽道:“小屁孩,习府可没有水赐给你,若你说多了,可别后悔哦!”

    “哼,**裸的威胁啊”左儒愤懑不已,可又没有办法,如今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!

    此时的左儒活似进了炼丹炉,胖嘟嘟的小脸红扑扑,目光哀怨的望着习朔君。

    “人小鬼大,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,你也被气成这样。江湖侠义,若你真能为我所用,只要我有吃的,你也绝对能分一杯羹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左儒偏过头,虽然对此很是心动,但仍觉得要先“报仇”。

    小孩子最好琢磨,气来的快,也去的快。习朔君抿一口茶,淡笑不语,耐心的等待他自己开口。

    觉得差不多够了,左儒有些别扭的转过头,终于说出了习朔君想听的话。

    “景,云,戴三家陪着班朝始祖打天下,战功无数,身名显赫,是当之无愧的三大世家。三足本是鼎立,只因朝代更替,政局沉浮,戴、云两家逐渐没落,唯有景家凭借前朝后宫而蒸蒸日上。当时的景家主母恰是云家人,手段高明,一手早就了景云世代联姻的护身符。到如今这朝,景家势力更甚,皇帝班叔为了制衡,特意委以戴家重任,打破了景家一方独大的局面。”

    习朔君挑眉,重新审量起眼前少年。若非他的一番话,自己恐怕会忽视景家这个强大的势力,从而陷入景家对付戴家的棋局。若真如此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除了世家,再便是皇子皇女。太子班燊是皇后所出,身份尊贵,又颇受班叔喜爱,手掌刑部和虎贲营,背后又有景家撑腰,继承大统可谓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。可我总觉得事情不简单,按理说,班叔忌惮景家,如何还会给景家向上爬的机会?当然,也不排除他会在班燊继承大统前便消除内患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的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班洲和班源是班贵妃景皎所生,也都封了王爷和公主。同是景家人,景皎还是嫡女,却被庶女景滋死死压住,心里是极度不平衡的,两人之间的隔阂绝对不是一般的深,所以我推测,班洲、班源和班燊的关系也不好。至于班兖,虽只是个极其顽劣的屁孩,可你千万别去惹他,这种人,不知分寸,胸无城府,也是相当危险的存在。含意公主班意随了他母亲的性子,安静随和,与世不争,长年累月便呆在那阴暗昏惑的祠堂。”左儒说完,狠狠地喝了一口茶,以手作扇,给自己降热。

    “那班皪呢?你别告诉我你直接忽略了他?”

    “你也对他很上心?”听习朔君提起班皪,左儒连忙放下手中的杯子,很是激动的反问。

    “也?”习朔君挑眉,抓住了他语句里的关键字。

    “额我曾经也试图去跟踪查询有关班皪的消息,可你知道吗?我不仅从来没能接近他,而且连他的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探不到。如此一个倍受关注的人,世人对他的了解却如此之少,你不觉得很反常吗?”

    “他是挺反常的。”习朔君忽然便想起周县发生的一系列事,现在想来,还是跟他脱不了干系。看来自己对他的了解还是太少了,他绝对没有看上去的那般好欺负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聪明了,和我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!”左儒嘟着个嘴,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习朔君摇摇头,淡笑不语,知晓左儒并未意识到自己所表达的真正意思,那是一种棋逢对手的十分特别的快乐,当然,她也不会去说清楚。

    接着左儒又说了些朝廷局势,甚至是后宫秘闻,连习朔君都有些吃惊不已。小小年纪,天下大势尽纳心中,而且见解扼要准确,确实是作谋士的料。

    “竖子,你都是从哪里套到的消息?”

    左儒睨了她一眼,眼睛里满是得意之色,假正经道:“走遍天下,哪能不会易容之术?想我那一手易容绝技,前朝后宫,酒肆市坊,官邸民宅,在我眼里都不过几面墙而已。你想学吗?若你拜我为师,我还可以大发慈悲的教教你唉,你干嘛走啊?”

    习朔君停下离开的步子,转身看了他一眼,笑靥如花。

    “吃我的,住我的,你敢不教试试?”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