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 > 宫宴瓷灾

宫宴瓷灾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帝女谣:皇子慢慢宠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黎小君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中秋节是班朝大节日,连书院院生也全都可以休上一天假,真正是普天同庆。此夜,人们在月下对酒当歌,论诗言欢,体现着欢快、独特的民俗,而民间市坊则会开展各式各样的活动,猜灯谜,河上捞月京城繁华一片。?

    皇家会在中秋之夜举办家宴,邀请部分皇族贵匮入宫相聚,只不过今年本为外人的习朔君参加这次家宴,这便有些令天下人惊异,但一联想到朝廷对武林的重视,此事又似乎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此次的宫宴,习朔君本不打算盛装出席,可最终抵不过习昭的软磨硬泡,勉强答应了她。

    镜中的女子着一袭鹅黄色宫纱裙,量身定制的衣物将曼妙的身姿勾显无遗,靓嫩的色调衬得皮肤更加白皙,头上零星别着几支发簪,最惹眼的是那支金步摇。金色的钗身雕篆着精妙的图形,珠粒点缀,坠饰摇曳。

    “主子,你比天仙还美啊。”习昭这次没有再分神,而是斗着胆子直接开口赞扬。有时候她也会发现,原来把话说出来反倒更令人舒坦。正如习朔君曾经所说。

    习朔君自然是满意点头,放下手中的木梳,理了理发丝,又顺手将手中金步摇摘下,随手搁置在了妆台上。

    “算你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宫宴是酉时二刻开始的,彩灯高挂,丝弦悠扬,虽然排场比不上国宴,却也是极度奢华。珠壶银盏,皇家美肴佳酿,连珍藏多年的古玩贡品也摆列出来。

    习朔君进殿时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,班叔拉着她将后宫嫔妃、公主王孙一一介绍一遍,虽然不一定都记得住,但总归留了些印象,只是有一点甚是费解,太子班燊竟未至。

    班叔共有四个儿子,两个女儿,除了班燊和班皪,长子淮王班洲和沁源公主班源为班贵妃景皎所生,允王班兖是淑妃云楠所生,含意公主班意是和妃上官锦所生。当然,若谈到后宫,就不得不提到贵妃戴琳,虽然无子却颇受班叔宠爱,两人几乎形影不离,连入席也是和皇后景滋一样坐于班叔旁侧,气的景滋的脸色和碳一样黑。

    殿中央舞者和着竹丝翩翩而起,曼妙的身姿,娴熟得跳出一种又一种醉人的蹈式。当别人的眼光都粘在这边时,习朔君仿若未见,只盯着某个角落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朔君似有些心神不宁。”看到她的异常,班叔关切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朔君曾对古玩器皿颇有些研究,如今看到个珍品,目光就有些移不开了。”习朔君也不藏着掖着,向众人坦陈了原因。

    “噢,是哪件古玩入了你的眼?”班叔笑问,目光里流露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习朔君浅笑,满意的点点头,杏眸里闪现一丝光。她起身,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向某个角落。那里,一件彩瓷瓶立于墙角,繁复的图案,让人一眼望去便心缭意乱。

    “浅瓷。”

    习朔君甫一开口,众人心中也一惊,心底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浅瓷乃是白羽帝国的御用瓷器,质地均匀,色调柔和,图案繁复精美,是由皇家瓷坊专垄炼造的上乘瓷品。当年帝国灭后,末任君主焚宫而亡,班朝人马率先入宫,却发现满宫的金银珠宝不翼而飞,倒是凌州行宫里的财富因为班朝提前占领而保存下来,理所当然地被纳入班朝国库,想来这件瓷品便是凌州行宫里的。

    乍听到浅瓷,班叔也是心中一惊,可随之便是愤怒,或是害怕。身为第八代君主,注定要与预言里的帝国后嗣接触,注定心中会有一个忌。

    “这瓷器是从国库里搬出来的,臣妾看着美丽,所以就”看着班叔煞黑的脸色,景滋心中顿觉不妙,急忙跪下解释。

    班叔狠狠剜了她一眼,又暗自观察一眼站在旁侧的习朔君,见后者一副看戏的表情,不禁心中恨意更甚。只听啪的一声,他手中的茶杯掷向瓷器的方向,应声而碎,杯里的茶叶飞溅,惊得满座的人纷纷跪下,殿内顿时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来人!把这瓷瓶砸了!”

    雷霆震怒,来自上位者的霸气立刻袭向众人,带着无可抗拒的蛊惑力。班叔话毕,两名带刀侍卫立刻走进门来,也不敢随意乱瞥,直接抡起手中的刀鞘,只听一声脆响,半人高的瓷器轰然倒地,瓷身已是破裂成几大块。旁人看得也是惊心动魄,沉默难言,都只是一昧盯着宫女上前清理碎片。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,臣妾事先也不知情啊!”见势不妙,景滋终于硬着头皮开口。

    “皇后啊!你也太不让皇上省心了。”戴琳插嘴后才心虚的看一眼班叔,见后者并未斥责方安了心。她的话,无疑把责任全推给皇后景滋。

    班叔冷哼一声,正要开口,却在余光瞥到殿门口的景煜时打消念头。

    “滋儿,还不快向皇上请罪,力查此事以求功过相抵。”

    见到景煜,景滋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地,她狠厉的瞥一眼戴琳底气十足的开口:“此事是臣妾失职,希望皇上能够再给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班叔点点头,虚扶了她一把,随之把目光放在了景煜身上。

    “国丈有事?”

    “禀皇上,赤域那边传来急件,恐怕事情有变。”

    这场家宴最终不欢而散,班叔随着景煜去了允机房,而殿内景滋又和戴琳纷争不休,习朔君觉着无味,便索性离去了。满月投下的柔和光线,将宫道上行走的人影拉长,再拉长。

    火场是皇宫用来焚烧废弃杂物的地方,因为临近冷宫,这一带鲜少有人往来。乌鸦哀嚎,阴风阵阵,缺少的便是生机。

    火场本是露天的,后来宫里常常受到烟灰的影响,朝廷便下令,将四面用高墙围起来,只在一边开了门。

    习朔君站到火场门口时,恰巧里面吹来一阵阴风,她稍顿几秒,紧了紧身上衣物,重新迈开步踱了进去。她的步子在路过其中一个焚烧处时戛然而止,月光下洒,只见那里静静躺着一堆瓷器碎片,洁白无瑕,很幸运的还未被焚烧。

    朔君勾唇一笑,伸手探了过去。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