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仙魔大红楼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宝伎俩

第三百二十八章 大宝伎俩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仙魔大红楼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浪漫青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简单的?

    还是简单的!

    文人魄玉之精没有生命,只是个集合体罢了,都泛起了十分不满的情绪。

    织女更是暴怒如雷,完全没有女子该有的娇柔,怒道:“贾宝玉,你说来给孤女听听!”

    “既然自称孤女,就别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!”

    宝玉开始厌烦织女,在儒家的地盘挖儒家的人,根本就没个道理!

    他冷哼道:“我有一张只有一面的纸,你们有吗?”

    只有一面的纸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世人都知道,纸张是分为正反面的,且不说纸张,这世间万物,哪里没有个正反面?

    就好像阴阳两仪,好像善恶交接,如果没有阳面,自然没有阴面,如果没有了善,自然也不存在对立的恶了……

    文人魄玉之精丝毫不带停顿,瞬间说道:“不知,给出答案,你就通过了。”

    织女却是呆若木鸡,呢喃道:“我的前身是顶级的菩萨果位,已经有了佛陀的几分威能,不可能,世上不存在佛陀不知道的东西!贾宝玉,你没有这种纸!”

    闻言,宝玉挑了挑眉毛,窃笑的,从袖口掏出一张普通的十扣纸。

    他从十扣纸的边缘撕出来一个纸条,旋转了半圈把两端黏上,立马出了个莫比乌斯指环。

    莫比乌斯指环是一种拓扑学结构,它只有一个表面和一个边界。

    括扑学,宝玉没有学过,但是这种机巧的小东西,很适合拿来玩耍一番……

    织女把莫比乌斯指环抢到手,宝玉觉得眼前一花,纸条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没有一点在意,毕竟这种小东西,随手就能做出来一堆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织女抓着普通的纸条,却好像抓到了烫手的山芋,傻乎乎的用手指顺着纸面滑过。

    “果然只有一个表面,果然是只有一面的纸!”

    她呢喃不信,事实却摆在眼前,由不得她有半点不信!

    文人魄玉之精沉寂了片刻,蓦然发出释然大笑,好像人死后的执念消失,它剩下的那点灵性,瞬间消散!

    “后生,文人魄玉之精,属于你了!”

    一声大响过后,宝玉的掌心,就多了一小块很是普通的物什。

    宝玉打量了一下,发现是个珍珠般的珠子,但是不太圆润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怎么使用文人魄玉之精,只是打量一番,涨涨见识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在一线天的外界,已然腾起了轩然大波!

    …

    水英光正在斟酌客栈门口的河边喝茶,钟灵儿靠着他,困到打着瞌睡,还要听他讲故事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钟灵儿头顶的一缕粉红色发丝,笑了笑,要把钟灵儿送回客栈。

    恰在此时,洛水之上,一道青光直冲云霄!

    水英光蓦然站起,把钟灵儿摔了个跟头,要不是甄公公旁边拽了一把,就要摔进冰冷的河水里去。

    他对钟灵儿扯出一个歉意的笑容,却没忍住,仰天大笑出声!

    “好啊,有人破了一线天!甄宓、妙玉,你等可是看见了?有人破了一线天!”

    水英光来回踱步,以他的天子风度,这时候也忍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破十关者有,但是破了天外之天的,却是一个也无!

    他渴求洛水大宝很久,至今才看到希望。

    甄公公笑着靠近,凑趣道:“陛下,这破了天外天的,可是宝哥儿?”

    “管他是谁,只要天外天破了就成,朕就能得到洛水大宝!”

    水英光很潇洒的说了天子的道理,却也认为破关的八成就是宝玉。

    他吩咐甄公公道:“准备圣旨,朕要封他公爵,不,封他王爵!”

    甄公公笑着应了,两眼失神,却是回到了金銮殿,准备圣旨事宜去了。

    水英光还在得意,大袍挥挥,突兀的,旁边传来怯怯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水哥哥,你,是皇帝?”

    钟灵儿泪濛濛的,那缕粉红色的发丝都吓翘了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恨欲狂,长刀所向!

    三步一杀,大血成风!

    阻我者死,挡我者灭!以杀证道,以血止戈!”

    大周广袤国土的最中央,距离中都城八十二万里的地方,有月满银崖,也有血舞成风!

    只见银崖之下,月光笼罩之中,三个男子反握长刀,吟哦中带起冲天豪气,还有无比血腥!

    他们狂笑着,冲前方密密麻麻的猫又妖族吼道:“汝等不过是大能幻化虚假之物,安能挡住我等刀锋?来,杀个痛快!文人路途,不是只有虚伪行当的作派朝堂!”

    一片绿森森的妖族眼眸笼罩他们,发出阴森森的低沉嘶吼:“杀三千,可成蛟龙;杀一万,可成霸螭;杀十万,可升腾九天,汝等真龙鳞爪皆全!”

    “十万不够,可来百万!”

    “百万不足,千万才可!”

    “千万不过小菜,来一亿,杀个痛快!”

    三个举人的双眼冒出寒星,他们的才气已经消耗一空,却是捋起袖子,系起袍摆,架势摆开……

    他们竟然想用文人的身子骨,硬冲密密麻麻的妖族阵营!

    然而……一道漆黑大柱,蓦然冲上云霄!

    “黑色光柱,银崖示警?”

    “如今开放的历练场所,只有咱们银崖和朝堂文人磨练本心的洛水!该死,难道是洛水的天外天破了?”

    “洛水破了天外天,是谁有这等能耐?咱们冲击银崖巅峰七十三日,重伤一十六次,濒死八次,却也冲不上银崖山巅!”

    “管他如何,就算那人在洛水磨练得本心坚硬如铁,能否挡住咱们的杀气冲霄?两位兄台,我就先行一步,咱们到山巅之上,再报名讳,再论英雄!”

    “大善,杀!”

    “三步一杀,敢说不比三杀进士荆水寒?”

    他们狂笑着冲进妖族阵容,可是这时,北方传来猛烈震荡,把他们和猫又妖族都震成一团……

    “地龙翻身?”

    先前说话的那人停了一息,竟然燃烧精血,强行吟哦出口。

    “一剑梦西来,悠然见南山……两位,地龙翻身如此厉害,我等文人,当以救民为上!”

    “大善!无有黎民,我等就算屠尽天下敌手,杀之为何?”

    “民为重,我等踏上杀戮之途,不过是为了万民安生喜乐……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洛水乱成一团,银崖也是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十二仙的地盘中,另外的两个试炼地点,蓦然睁开无数或是诡异,或是坚决的眼眸。

    “试炼本心的小地方被破掉了,有趣,我等,可是没过去玩耍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帝王寿命与我等何干?我等不入朝堂,不进沙场。等着吧,等咱们的试炼开始,定然要冲击进士文位,再冲学士之能,朝堂全是进士,小地方尔。”

    “呵,虽然不知道谁破了洛水一线天,但是想来,只是个帝王的走狗,百姓的牵线木偶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无数的眼眸阖起,场面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可是突然间,这些眼眸再次睁开,怒啸出口,宛如被戳了逆鳞的大龙。

    “我之红袖,离我而去了!”

    “红袖,为何弃我远走?我专心致学,可是连朝堂都不入了!”

    “我爱读书,酷爱读书,酷爱真理!为其舍却高官显爵,舍却黎民苍生!我之追求甚大,为何红袖,你要弃我而去?”

    红袖添香,自然是文人的极大助力,但是红袖离开,他们也没有半点办法。

    他们怒了一阵,又哭了一阵,还是阖上眼眸,继续解读经意道理……

    中都城外的雪蛟大辇上,林黛玉娇柔的哼了一声,让鹦哥儿掏出了一百零八个画卷。

    “申哥儿就算了,你们肯定看不上,剩下的,你们看着选吧。”

    她吩咐了一句,让飘来的红袖娘挨边观看画卷。

    这些画卷中的第一个,就是赵贵宁……

    鹦哥儿驾车,王嬷嬷就凑到林黛玉的身边,苦笑道:“姑娘,您这么乱用力量,二爷知道又得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跟他讲了,妾身是气不过,这些自私的文人,竟然说宝哥哥是百姓的牵线木偶?”

    “可是您的珠泪?”

    “还有能补充的,再说了,能活多久妾身不在意了,妾身只在意妙玉居士的书信,她竟然讲,能让妾身怀上宝哥哥的子嗣?”

    林黛玉的娇柔全都不见,她亟不可待,只想快点赶到洛水。

    怀上子嗣?

    红袖仙子这般的鬼怪精灵,也能给宝哥哥延续香火吗?

    她林黛玉,也能拥有自己的……孩子?

    想及此处,林黛玉心急如焚,恨不得亲自驾驭雪蛟大辇才好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宝玉把文人魄玉之精收好,看向织女,想织女送他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不要紧,他看见织女失魂落魄的,好像没了半点生机,冲他木木的道:“贾宝玉,我错了,佛陀不是全知全能,你才是。”

    瞧这话说的,宝玉的小心脏陡然一跳。

    人都有虚荣心的,人家织女的前身可是菩萨果位,这样夸他,他还真的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他长吸了一口气,摇头道:“不存在全知全能的人,我很喜欢一句话:活到老,学到老。还有一句,就是没有最好,只有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就是全知全能。”

    织女的表情更加真诚,一股十分隐晦的魅惑荡漾开来。

    宝玉觉得十分得意、自傲,突然咬了自己的舌头,往后跳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织女前辈,你,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哈,醒了啊?”

    织女温和笑着,点头道:“不错,先前不被孤女诱惑,现在被孤女魅惑着,也没沉浸在自满之中……

    甄宓女神,这小子真个通过了一线天,孤女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无耻!

    宝玉猛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什么佛陀全知全能?什么他才是全知全能?

    这从一开始,就已经是天外天的考验了。

    他看见甄宓显化身形,压住火气,道个大喏,想离开天外天。

    甄宓才不理他,很不甘愿的摇了摇头,愤懑道:“给你加大了难度竟然还通过了。”

    加大难度?

    宝玉愕然问道:“先前织女前辈说能帮忙的话,还有最后的魅惑,都是加大的难度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天外天只要解决了文人魄玉之精就好,本座让织女加大了难度……呵,要是你答应了入佛门,儒家会怎么看你?”

    “甄宓前辈……”

    宝玉简直是无言以对,干脆咬咬牙,怒道:“晚生要回去了,还请前辈指路!”

    “挖开地面,跳下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甄宓无所谓的道。

    跳下去?

    宝玉不知道天外天在哪里,但是想来,绝对超过了千丈高度。甄宓明显难为于他!

    他咬紧牙,干脆利落的招出了君子剑挖地。

    突然抬头,笑得极为畅快。

    “甄宓前辈,晚辈问您件事,什么样的**子没有内部和外部之分?”

    “没有这样的**子。”

    甄宓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宝玉立马挑起眉毛,快意笑道:“可是甄宓前辈,晚辈以文胆发誓,真的有这样的**子。”

    闻言,甄宓和织女都呆滞了眼神。

    仗着大能的力量,甄宓质问宝玉,恨道:“留下答案!”

    宝玉点了点头,拉长了音调。

    他说得很慢,但是祭出了君子剑,挖掘组成地面的云团却很快。

    他挖出一个大窟窿,跳下去,留下长长的答案在高空飘荡。

    “克莱因**……”

    他如是说。

    克莱因**?

    甄宓和织女面面相觑,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甄宓愕然问道:“克莱因**?真的有这样的**子吗?”

    织女苦笑起来,回道:“刚才他说只有一面的纸,呶,就是这个,他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真的有?”

    “他以文胆发誓,铁定是有了。”

    织女把宫殿拉扯过来,就像用丝线拉扯布匹一样。

    她和甄宓泡进大殿的温泉湖泊,头上盖了纱巾。

    “混账啊,想不明白这个问题,本座是睡不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可以去问贾宝玉。”

    “本大能问他?没脸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您可被摆了一道。”

    “本座不也是摆了他和水英光一道吗?所谓的洛水大宝……织女,咱们先歇息一下,沐浴更衣,等着看贾宝玉和水英光的臭脸!”

    甄宓笑得欢快,眼睛眯起,幻化出狐媚子的狡黠模样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且不管甄宓和织女纠结在一个小小的**子上,宝玉任由自己坠落,下降到一定高度,就用了出口成章。

    他落下地面,恰好在洛水官衙的断壁残垣上。

    耳边,则是响着无数雨伶子极具魅惑的声音。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