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617888.com > 玄幻魔法 > 名门闺煞 > 第180章 冒名顶替(一)

第180章 冒名顶替(一)

手机阅读  书名:名门闺煞  类别:玄幻魔法  作者:是以卿卿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……”令逸强忍剧痛,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滑落。她知道说出这个秘密之后,有可能性命不保,可她要是不说,现在就得死。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,她晕厥在庵堂后,身边还有一个婴孩。当时我就站在庵堂的钟楼上,正好清清楚楚的看见。那女人衣着上等,我犹豫着要不要过去看看,就看见一伙人持刀追了过来。我还以为那个女人就要死在刀下,却有另一伙人从树林里冲了出来,将先头过来的几个人砍瓜切菜似的杀了个干净,然后在尸体上洒了什么东西,那些尸体就无声无息的化作了一摊黑水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他们将那个女人带走了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令逸惊恐点头:“带走了,但我听不见他们说的什么。那些人似乎争论要怎么处置那个孩子。有人拔刀比划了一下,被另一个人拦住说了几句,之后一行人眨眼之间就带着那个女人退到树林里消失不见了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沉默的听她说完,双手不由自主的握紧。她的生母还活着,按照时间等种种迹象来看,自己的确是宋家三爷的女儿没错了。然而母族似乎并不认可父亲,更不认可她。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杀害父亲和带走母亲的人并不是一伙人。“之后,秦氏就去了梅林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令逸目光直直的定在一处,神思回到了那天下午。原本夕阳红的像染血了一般,谁知转眼间大雨滂沱而下,她觉得那孩子在这样的大雨之中定然活不了了。但她不是什么菩萨,不会主动去与祸端扯上关系,她还隐隐祈祷庵中的其他人也不要发现那个孩子,免得将来那个女人回来寻自己的骨肉,生出事端。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她说:“没有,秦氏一整天都呆在禅房里没有出来过,我曾敲门想问问孩子怎么样了,却没有半点动静。我站在门前等了片刻,没听见孩子的啼哭声,也没有秦氏哄孩子的声音,我心想那孩子怕是不好了,秦氏必定受了打击。于是我在心中盘算,等凌晨庵中的人睡得最熟的时候动手杀掉秦氏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微微眯起眼睛,说道:“但你扑了个空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令逸微微点头,说道:“没错……凌晨我摸到秦氏的禅房中,发现屋里空无一人,但她的东西都还在。我知道她肯定没有离开女罗庵,却不知道她在那个时辰会抱着孩子去哪里,便出门上了钟楼。在那上面,可以将整个尼庵都收在眼底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我一上钟楼就看见秦氏正抱着那个被遗弃的婴孩往回走,心中骇然不已,没想到那孩子命这么大,淋了半夜的雨竟然还活着。”令逸有些害怕,声线颤抖,说道:“我不敢再去动秦氏,因为动了秦氏就会与这个孩子生出瓜葛……我悄悄回了禅房,心里想着要怎么与顾姨娘交代。没想到第二日秦氏竟然没有说孩子是捡来的,反而说自己的女儿好了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深吸一口气,轻声说道:“秦氏的女儿好了,你自然没有理由再去杀她,所以,你与顾姨娘的这本生意就这么告吹了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令逸噎了一下,结巴道:“她……她将之前预付的一半银子给贫尼做了封口费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嗤笑一声,道:“我还是低估了师太的心肠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令逸师太哆哆嗦嗦的看着纪尔岚被兜帽遮住大半的脸,犹豫着问道:“你……你是当年……那个孩子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冷冷笑了一声,抬手一掌敲在令逸师太的后脖颈上,令逸白眼一翻便人事不知了。“放出风声,就说令逸师太日行一善,受人拜谢得了一株血樱草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血樱草?”月息好奇道:“这东西能引出万生道士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万生道人左臂有伤,只有血樱草能治得好,他此番到这里来,就是因为我让李潮生散播传言,说这里有血樱草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这万生道人亦正亦邪,脾气古怪,万一知道此事有诈恼羞成怒了怎么办?姑娘有把握能制服他吗?”月息想到临行时王爷的嘱托,有些担忧,说道:“姑娘还是先回阳城等消息吧,月息可以扮作令逸师太当诱饵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笑着摇摇头,说道:“万生道人杀人不见得有多厉害,但逃跑的功夫深不可测,加之心性狡诈,容易中他的暗招。之前我教你的那套剑法,虽然能克制他,但必须要有人内力深厚的人从旁配合才行。再说,我们并不是要打败万生道人,而是要拉拢他为咱们办事。所以令逸还得我亲自装扮才成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月息只好妥协,问道:“那,这个令逸怎么办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暮叶拧着一张脸说道:“这等坏心肠的人,还是杀了比较好!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还得先留着,要用她对付顾姨娘。”纪尔岚怎么会让顾姨娘顺利上京,去给纪如珺做靠山呢,还以为纪老太太能将顾姨娘折磨个好歹,却没想到她这么没用,反而被顾姨娘弄瞎了眼睛。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夜半风来,雨点噼噼啪啪砸落在泥土里,卷起些微腥气。几个残星在云层后拼命闪烁,却最终还是被严严实实的遮住,没了光亮。镇子西边的暗巷中,一间民房还亮着灯,一个干瘪的老头坐在低矮的屋子中间,身边乱七八糟摆着无数瓶瓶罐罐,他手上拿着药杵,一下一下舂着陶罐里的草药,时不时拿起来闻一闻,喃喃道:“这东西,也渐渐没了效用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他手臂上的伤已经二十多年,从那时候起,他就四处寻找血樱草,但一直无所获。他简直要怀疑血樱草是人杜撰出来的神药,根本不存在。所以,他开始寻找一些其他草药来代替。然而,那些草药开始还有点效果,用上一段日子便不再管用了,根本治标不治本。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血樱草……难道真的有血樱草?”万生道人费力的举起左手臂,强忍着皮肉腐烂的痛处,将紫黑的药汁淋在伤处,喃喃道:“若是真的,那可真是解了老道的苦楚了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天边泛起青白,雨后的青石路干净异常。纪尔岚对着铜镜在自己面上涂了一层汁水,片刻,那汁水收缩了一般,变得皱巴巴的,让人看上去足足老了二十岁。再将眉眼细细描成令逸的形状,竟有七八成相似了。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月息啧啧两声,说道:“只要没与令逸师太近身接触过的人,铁定认不出来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暮叶有些紧张,说道:“那万生道人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来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不会那么快,我们总要把戏做足,才足以让大鱼咬钩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啊?姑娘的意思,还要以令逸师太的身份在镇上走动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扯着皱巴巴的嘴角一笑:“没错,我今日就要去日行一善了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将头发用布缠好,穿上与令逸一样的袍子,长长的帷帽遮到脚踝。她走进镇上人最多的一间茶馆,要了素菜清粥,缓缓吃着。不一会,便有个两个妇人窃窃私语道:“那位,难道就是令逸师太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咱们上前去问一问,不就知道了?听说令逸师太佛法高深,又通医术,肯定能治好你家女儿的疯病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不动声色的听着,就见那妇人磨蹭着上前,双手合十弯腰行了一礼,试探着问道:“敢问,您可是阳城女罗庵的令逸师太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轻缓起身,压低声音还礼道:“正是,这位施主找贫尼可有事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那妇人一听她说自己正是令逸师太,顿时眼睛冒光,说道:“都说师太您本事大,小妇人有一事相求,还请师太发发慈悲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哦?施主有何事要找贫尼?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小妇人有一女,月前突然就得了失心疯,找了不少郎中都看不好。”那妇人说着,便红了眼眶,道:“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,眼看就到了出嫁的年纪,正是花朵儿一样的好年华,怎么就得了这劳什子病。求师太您发发慈悲,救救我女儿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心中好笑,这令逸师太的生意果然好的不得了,刚坐到这,饭还没吃几口,就有人求上门了。不过,这失心疯,她是真的不会治……便说道:“贫尼不过略通医术,能不能治好令嫒,还要看机缘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妇人知道强求不得,还望师太前去一试试,不管能否治好,小妇人都定会答谢师太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有些尴尬,她有些佩服令逸师太是怎么厚着脸皮,是怎么以出家人的身份接受别人的谢礼的呢?“施主莫要客气,还请带路吧。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妇人的家宅并不远,纪尔岚跟她进了少女的闺房,只见床榻被层层纱幔遮挡,里面隐约躺了个人。妇人低声解释道:“她自从病了,就十分怕光,一见到强光就要发疯折腾……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试探着往前走了几步,里面的人似乎被惊醒,她缓缓转过头来,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,然后猛地坐起身,刺啦一声将床幔扯掉一半,疯狂的从床榻上扑了下来。纪尔岚脚下一动,轻巧的闪到了一旁,那少女一愣,转而扑向了自己的母亲。尖叫道:“我要杀了你!我要杀了你!”<p>

    <p>

    纪尔岚眉毛一挑,看着四周的婢女一同忙乱将少女扯开塞回床榻,对头发蓬乱的妇人说道:“这位施主请借一步说话。”<p>

    <p>

小技巧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